綠色種植推廣難菜農不用毒農藥普通人

2019-12-16 作者:BCK体育下载 82

根據孫華介紹,新快報記者以大量批發為由,聯系到臨沂市沂南縣一家農藥廠家的負責人,在問及有無甲拌磷等禁藥銷售時,該負責人一口回絕,表示這些是不能生產的,廠里沒有;但在記者幾次發短信表示誠意后,對方打來電話曖昧地表示:可能還有之前的存貨,等等幫你問問再說。

只要沒有生產,沒得賣,也就沒得買了。在新快報記者采訪過程中,問及如何杜絕使用禁藥的建議,無論是菜農還是農藥經銷商,都給出了這一觀點。有菜農以曾經一度泛濫的666粉舉例,劇毒農藥666粉因其高效的殺蟲作用,曾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我國農田大量使用,后被正式禁用。因為查得嚴,這些年已經很難買到了,即使聽說還有,但是也不好找。菜農告訴記者,因為買不到,慢慢地也就沒人再用了。

在接到農藥廠家負責人電話表示可能還有存貨后,記者隨即在臨沂市農業信息網的質量監督板塊看到,有關市內各轄區對于農藥市場監管的工作與行動一直緊鑼密鼓。其中,5月10日的一則信息是:蒼山縣積極開展禁限用農藥監管和農產品質量安全隱患排查工作。

"逆著潮流種菜,太難了。如果都不用藥,也不現實,要是菜價都像我這么高,普通老百姓吃什么?十幾塊錢一斤的菜,他們怎么吃得起?"周江寧說即使是在超市開了綠色柜臺,他也不敢擴大規模,因為銷售市場就那么大。

在蒼山縣,并非所有菜農都使用禁藥。一度也投身于農藥大軍中的周江寧在五年前做出決定,棄用高毒農藥,改用低殘留藥品種綠色蔬菜。五年之后,雖然自己的綠色大棚辦得順風順水,但他卻感嘆自己的種植模式無法推廣,規模也得不到更大的擴張他的菜價太高了。

首要的標準就是摒棄用了多年的劇毒禁藥,不只是甲拌磷等高效藥物,即使是一些不在國家禁藥名單之列,但是殘留較高的高毒農藥,周江寧也堅決不用。根據自己種植的黃瓜、西瓜、西紅柿等作物的需求,他選擇了一批低毒無殘留的低效農藥,甚至在某些作物上干脆不用農藥。

選擇這些藥品需要付出的代價是,人工成本的大大提高。平時的一畝黃瓜,按規律用過幾次高毒農藥后基本蟲子可以絕跡,而周江寧的種植大棚里卻需要按時進行人工除蟲。一天除蟲不及時,一批蔬菜就可能就此一蹶不振。另外,低效農藥需要多次噴灑,并且為了確保無殘留,間隔時間及數量控制均要有嚴格的人工把關。為此,周江寧不得不加大聘用的工人數量,一年的人工成本最低也要在20萬塊以上。

即使是在人工成本上不斷投入,仍然避免不了蟲害的蔬菜產量依然無法和使用高度農藥的田地相比,相同面積的田地,周江寧大棚的產量最多只能到普通田地的三分之二。而在投入了大量的成本之后,想要盈利,周江寧唯一的辦法是,出售時菜價遠高于普通田地。

蒼山縣傳統的銷售模式是,菜農把蔬菜集中到幾個批發市場銷售,市場方面的菜販一車一車地把蔬菜銷往國內上海等大城市。對這些市場上的菜販而言,每一分錢的批發價格的波動都極為敏感,至于周江寧的動輒幾倍于他人的綠色蔬菜,這些菜販選擇敬而遠之。

他種的再好我們也不要,在批發市場,一名常年往蘇州賣菜的菜販告訴記者,所有往外的銷路都是固定,價格的波動也是按照市場來的,他的那些綠色青菜太貴,我批發了到那邊,找誰賣?再說了,他說是綠色的,我怎么信?就算我信了,人家怎么信呢?

在傳統的批發市場面前,周江寧的綠色蔬菜是一個另類。為了解決高價蔬菜的市場問題,周江寧想到的辦法是,一方面加大宣傳力度,把綠色和安全這兩個品牌打出來,另一方面,周江寧在四處尋找外地市場無果的情況下,干脆放棄了蔬菜對外的批發,瞄準了本地的市場。

在第一年虧損之后,綠色種植的第二年,消費能力較高的人群開始開著私家車前往周江寧的大棚買菜,幾家超市也開始建立合作關系,專門提供了綠色柜臺。五年后,周江寧的綠色大棚實現了菜價幾倍于普通農田,蔬菜卻并不愁賣的局面,如今一年的凈利潤在三四十萬元。

但這種綠色模式因其銷售市場太小,并不能看到推廣的可能性。有消費能力的就那么一撥有錢人,不可能讓所有人都來買我的菜,即使是我自己,暫時也沒法再擴大規模了,因為本地銷售市場就那么大。至于外地市場,一直在尋找,但是暫時也還沒有突破。周江寧感嘆說,逆著潮流種菜,太難了。如果都不用藥,也不現實,要是菜價都像我這么高,普通老百姓吃什么?十幾塊錢一斤的菜,他們怎么吃得起?